唯信仰与自由不可辜负

【周叶】同居三十题(五)

写的真棒!,

R.O.D:

午睡这一趴大家可以直接跳过,因为我完全没有走心(你好意思说!),主要是完全没有合适的梗,比早安吻还难写。


于是接下来我就把小周玩儿坏了……毁男神神马的最开心了


感觉整体时间线不明,大家就不要追究了么么哒=3=


还有十四个题,这周大概能写完……(?)


好想写长篇……






#午睡#


周家通常是没有午睡的。


像老叶这种一旦打起游戏来吃饭都费劲的人,要让他中午乖乖放下鼠标键盘去睡觉?


呵呵呵呵呵呵呵。


 


#帮对方吹头发#


“又不吹头发你。”正歪在沙发上按遥控器的叶修突然感到背后一股风,接着两只手臂伸过来搂住了他的肩膀,一个湿乎乎的脑袋埋进了他颈侧。


“嗯……”周泽楷答应了一声却不动弹,脸贴在叶修脖子旁边蹭来蹭去,湿湿凉凉的头发刺挠着叶修的脸,弄得他忍不住笑了出来。


叶修抬手拍了拍自己旁边的沙发:“来来,过来坐下。”跟着站起身来去拿了电吹风,站在周泽楷面前“呼噜呼噜”的开始给他吹头发。


周泽楷头发有些硬,头顶上常年有一撮呆毛翘着,看着跟个小孩儿似的;现在打湿了,全部服服帖贴的垂着,感觉比平时弱了一点儿。叶修轻轻晃动着电吹风,闻到周泽楷头发上淡淡的洗发水香味,心里当下柔软的不行;他揉揉周泽楷的脑袋,随口道:“这次这个洗发水味道挺好闻的,是上次买的那个?”


“?”吹风机声音有点儿大,周泽楷就见叶修嘴动了动,什么都没听清,略带询问的看了看他。


“我说,”叶修把吹风机调小,“你的头发真香。”


周泽楷闻言,有点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嘴唇,伸手抱住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的腰,下巴磕在他胸口上,仰头冲叶修笑了笑。


妈呀好耀眼……叶修被眼前的美色闪到,抬手去扯周泽楷的后颈,“坐好了坐好了,这样怎么吹。”


周泽楷听话的松开手,重新坐直了身子。吹风机又“哄哄”的响了起来,叶修细长的手指插在他头发里,指腹有力指尖温热,正慢慢的揉着,温柔的周泽楷的睡意都渐渐地涌了上来。


“呐,小周。”吹得快干的时候,叶修突然关掉了吹风机。周泽楷正两个眼皮打架,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下意识的抬手揉了揉眼睛。叶修笑眯眯的举着吹风机,弯下腰来捏了捏周泽楷的鼻子,“困啦?”


“有点儿……”昨晚上睡得太晚了。


“那我告诉你个秘密,让你清醒清醒好不好?”叶修又笑了。


如果周泽楷现在很清醒,那他一定会注意到叶修此时脸上的老狐狸式笑容,可是他当下实在有些迷糊,直接点头,“好啊……”


“其实我……”叶修猛的压低了声音。


周泽楷想也不想,毫无防备的把脸凑近了些。


“呼——”吹风机突然被举到跟前,并开到了最大档,热乎乎的风一下子全冲到了周泽楷的额头上。


“!”叶修还是很有分寸,避开了他的眼睛,只是向上吹开了他额头上的头发,可是开这么大这么热,还是很难受啦!完完全全被吓了一大跳的周泽楷刘海直接被吹得乱七八糟,他慌忙闭上眼,抬手捂住了额头。


“哈哈哈哈哈……”罪魁祸首关掉吹风机直起身,笑得无比欢畅。


“前辈!”周泽楷有点气急败坏的伸手将叶修拉下来,恶狠狠地开始啃老狐狸的脖子。


叶修“哎呦”了一声,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坐在周泽楷腿上;他把吹风机扔在一边,在周泽楷的亲吻里放软了身子,喉咙里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


    “前辈。”两个人温存了一会儿,周泽楷说。


“嗯?”


“你刚刚……”


“嗯。”


“说了什么?”


周泽楷凑到叶修耳边,咬了咬他的耳垂。刚才叶修拿吹风机吹他的时候,他虽然不清醒,但还是看到叶修的嘴巴确实动了,只是声音被吹风机盖住了。


叶修偏了偏头,眯着眼睛靠在周泽楷胸口上,勾了勾嘴角:“想知道?你猜啊……”


这怎么猜得出啊……又不会读唇。


周泽楷又有点不爽起来,再次低下头去咬住了叶修的嘴唇。


那就只好亲到前辈肯讲出来为止了。


行动力满分的枪王大人心想。


 


#出浴后的怦然心动#


湿漉漉的头发贴在颈后,宽宽的肩膀下面是凸起的蝴蝶骨,线条并不锐利却足够诱惑;些许水珠粘在脊背的皮肤上,微微颤动,有几滴顺着脊梁蜿蜒的线条滑下,慢慢滑进缠在劲瘦腰上的白色毛巾里。


抬起手,修长且骨节分明的手指随意的抚弄了一下黑亮的头发,小臂与肩膀拉成了一根线。随着这样的动作,腰上的毛巾似是向下滑了一点儿,若隐若现的露出下凹的腰窝儿;再向下的部分依旧被包裹在毛巾里,可轮廓也足够让人面红心跳。


转过头来,是属于男人的下巴线条和痕迹暧昧的锁骨,眼尾轻扬,薄唇轻启:


“小周……”


 


“小周……小周?小!周!”


“啊!”周泽楷猛地回过神来,满脸通红的睁开眼;只见叶修头上盯着毛巾,站在他面前,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踢他的小腿,嘴里一如既往的叼着烟。


“想什么呢想这么出神儿?脸怎么这么红啊?热?”叶修抬手挥了挥,不怎么热啊,空调还开着。不是发烧了吧?他有点担心,伸手试了试周泽楷的额头,“你这刚洗完澡就吹空调,不是吹感冒了吧?”


哪知周泽楷突然向被踩了尾巴一样,“腾”的跳了起来,大步倒退三步。


我刚刚……都想了些什么啊!!!


如果周泽楷有黄少天那样的说话功力,他现在大概会像复读机一样仰天大叫一万遍:


“我学坏了我学坏了我学坏了我学坏了我学坏了我学坏了我学坏了我学坏了我学坏了我学坏了!”


但周泽楷终究还是擅长沉默,他看了看被他吓到了的叶修,红着脸,抬手捂住了眼睛。


他确实年轻,精力旺盛,但是从来不是个欲望特别强烈的人;一直以来三观也很正,没什么歪歪心思,以前住在战队里,吴启杜明他们几个无节操无下限的邀请他一起看A片他都从来没参与过。


可是!为什么今天只是坐在客厅里听着前辈在浴室里洗澡的水声,就能这么顺畅的脑补出了这么不和谐的画面!前辈从来也没有围着毛巾在自己面前转悠过啊!!原来我是个这么YD的人吗!!


好吧他跟前辈也确实有一段时间没做过了啦……


认真正经的枪王正对自己的脑内感到又矛盾又羞耻,一只手突然伸过来胡噜了一下他的头顶。


叶修站在他面前,摸着他的头发,“小周,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周泽楷看着站在面前的人:黑黑的头发支棱着,肩膀上搭着毛巾,眼睛很亮,叼着烟,脸上没有了平日里一贯挂着的嘲讽,有的只是担心;身上是宽松的白色T恤和短裤,露出细长的小腿,脚上一双白色的人字拖,跟自己脚上的蓝色是同款;此刻他正抬着手臂,手指埋在他发间,轻轻地揉着。


周泽楷的心脏突然“当啷当啷”的猛跳了起来,比刚才脑补的时候猛烈了十万倍。


“哎哟!”叶修突然低呼了一声,“这怎么回事啊怎么流鼻血了啊!”


周泽楷下意识的抬手一抹,一手的红。


他的脸再次变得透红透红,窘的快要钻到地缝里去,又往后倒退了一步。叶修反应也快,一把拉住他的手,抽了纸来给他擦,边擦边笑:“哈哈哈哈小周你这是上火还是怎么了,哈哈哈哈出血量真是超大……”


周泽楷不说话,任凭叶修拿着纸在他脸上搓来搓去。叶修坏心眼儿的将周泽楷的鼻尖儿擦得红扑扑的,又拿了张纸来给他堵好,叉着腰看了他一会儿,又开始“哈哈哈哈”的笑起来,“真不愧是咱联盟的脸面啊,塞成猪鼻孔居然还能挺好看的哈哈哈哈。”


周泽楷一把将叶修扯进怀里,搂紧了在自己怀抱里依然闷声笑着的荣耀大神,偷偷摸了摸鼻子里塞着的纸团。


洗完澡的前辈果然跟刚才的脑补一点都不搭边呢。


但是依然格外让人心动就对了。



评论
热度(70)

© Ebony Re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