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信仰与自由不可辜负

[谢乐]你好,我亲爱的小王子(上)

点赞

疏雨:

 


  “弟弟,你喜欢哪一个?哥哥给你买!还是都喜欢?那哥哥帮你全——”安尼瓦尔抱着自家刚满五岁的弟弟站在玩具店里,很有一副我自睥睨的架势。
  
  乐无异眨巴着大眼睛兴奋地打量四周,琥珀色泽的眼瞳滴溜转悠两圈,很快牢牢定在一处。他放开手中安尼瓦尔的一缕卷发,改搭在他的肩上推拒,扭着小屁股想要下地:“哥哥放我下来~”怕摔着他,安尼瓦尔连忙蹲下放开他,就看见小家伙啪嗒啪嗒跑向一柜泰迪熊。他穿着一身熊猫连帽衫,帽子搭在后背,上面两只黑色小耳朵随着他的动作上下扑腾。安尼瓦尔还能看到他头上一绺呆毛也一翘一翘,精神得很。
  
  乐无异停在一只浅棕色、戴领结的泰迪熊面前,灰白相间的领结中央缀着一颗翠绿宝石。因为个子太矮,他踮起脚也只能够到小熊的脚底,手下柔软顺滑的感觉让他眼睛一亮,随即笑眯了眼。“喜欢这个?”见他闪着眼睛用力点头,安尼瓦尔取下小熊递给他。乐无异搂着只比他矮半个头的小熊蹭来蹭去,脸上泛起浅浅的红晕。安尼瓦尔心口一痒偏过头去,表情镇定内心激荡,嗷!他的弟弟怎么能这么可爱!
  
  一直到回家,乐无异抱着小熊的手都没有松开过。
  
  看了眼时间,安尼瓦尔把乐无异抱上沙发,帮他打开电视,又从冰箱里取出一块草莓蛋糕放到他面前的茶几上,边嘱咐道:“哥哥先走了,爸妈很快就回来,别怕。肚子饿的话就先吃这个。”“无异不怕,还有小熊在呢。”乐无异把泰迪熊放到身边,握住它的手捏了捏,向安尼瓦尔露出一个小太阳似的笑容,“哥哥再见!”“乖,我走了。”安尼瓦尔拍拍他的头,心潮澎湃,有勇气去面对玉怜同学的纠缠了!今天一定能摆脱她!
  
  乐无异让小熊靠着自己坐好,拍拍它的肚子说:“小熊,我们看这个好不好?小白找不到它的妈妈了,还被——啊!坏猫咪,它欺负小白!”他不由得握紧了小熊的手掌,眼睛瞪得大大的,鼓起腮帮子一脸气愤。紧紧盯着电视的他没有发现,身旁小熊无机质的墨沉眼中闪过一道流光。
  
  看完动画片,乐无异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撑着沙发跳下来,拿起小叉子准备吃蛋糕。叉子细细挤开奶油触到松软的蛋糕胚,平整表面微微下陷,他一用力便叉下一小块,正好入口。他张开嘴,刚准备吃掉它,就觉得自己的手被握住转个方向,额头上也被一只软软的东西拍了一下。
  
  “诶?”他一愣,慢半拍伸出手去摸额头上的东西,毛茸茸的、松软的,和他握了许久的小熊的手一模一样!等到他把那只手拉下来,叉子上的蛋糕早就没有了,连叉子也被抽了出来。
  
  “诶诶诶?!小、小熊?”他的泰迪熊嘴边沾了一点纯白奶油,双眼发亮,快狠准地叉下一块蛋糕塞进嘴里,满足地眯起眼睛,领结上的绿宝石闪过一道光芒。发现乐无异的视线,它抽回被他握住的手背到身后,挺起胸膛努力掩下自己的心虚:“干嘛!我饿了,所以要吃东西!你抱我搂我摸我捏我,我的手都肿啦。对了,你还挠我脚底心来着,当然要负责让我吃饱!”它含住叉子,把右手伸到他面前,“泥看,都肿勒。”乐无异眨眨眼,原本还在疑惑玩偶也会说话,现在他的脑子里只剩下它伸来的手了。好像是有点肿,又好像没有肿,本来就胖乎乎的……不过他最讨厌别人揉他掐他的脸了,那小熊肯定也很不舒服:“那你吃吧,对不起。”他乖乖道歉,努力不让自己看向蛋糕,可是那香甜的鲜奶味一个劲儿往他鼻子里钻,让他不由得捂住自己的肚子。唔,好饿……
  
  见他一副明明很想吃,还要咽着口水别过头,小眼神依依不舍,时而眼巴巴瞟上一眼又忍痛撇开的样子,它送向口中的手一顿,转而向他伸去:“吃吧,你也饿了。”虽然他抱它搂它摸它捏它挠它,可要不是他,它肯定要在那里待很久,还不一定能自己偷偷跑掉。就当谢礼了,反正地球上的东西它吃了也不能增加多少能量。不过,真的很好吃啊……“谢谢小熊!”乐无异眼睛一亮抬起头,呆毛也兴奋地翘起晃一晃,冲着它手上的蛋糕啊呜就是一口。
  
  他俩你一口我一口分完蛋糕,坐回沙发上满足叹息,姿势挺像——都背靠沙发,敞着小短腿不时摸摸肚皮,一脸餍足。填饱了咕咕叫的肚子,乐无异扭头看闭着眼的小熊,慢慢向它伸出手。它尚在回味,就觉得脸颊被人戳了戳,一睁眼,乐无异晶亮的眼神撞进它眼底:“我叫乐无异,你叫什么名字?”“谢衣,你可以叫我小熊。”这可是只有很亲近的人才能叫的,看在蛋糕的份上,而且这家伙香香软软的,它不讨厌。“那我就叫你小熊啦!”“好。”
  
  乐无异向小熊坐近一点,继续问道:“你是真的熊吗?”他张开手比了一个很大很大的姿势,“就是那种喜欢掏蜂蜜吃的大熊。可是熊好像也不会说话,你为什么能说话?”小熊的一只耳朵扭动几度,它下意识坐直身体:“我才不是熊!我可是——”流月星域首席执政官唯一的学生兼养子,资质达到S级的谢氏贵族后裔,只不过这种血脉幼年时期的形态肖似地球上的玩偶罢了。要不是因为他想测试自己的能力而偷偷搭上前往地球的飞行器,又在抵达后溜走,一时对看到的景象过于新奇导致身上的塑形衣能量耗尽,恰好在玩具店里变回原样,他也不会被乐无异带回家。不过这些都不能说。它沮丧地垂下头:“算了,你就当我是熊吧。”
  
  看出小熊的心情不太好,乐无异似懂非懂拍拍它:“那你一定是很了不起的熊。”奇异地感到了安慰,小熊嘴角一扬,咧出一个笑来:“那当然!”它颈间的绿宝石越发凝翠。“不过,在我的家人找来以前,你不可以告诉别人我会动会说话,不然我会被抓走的。”它很快敛起笑意,毛茸茸的脸上神情严肃。乐无异吃惊地瞪大眼睛:“抓走?不要,我一定不说!那……那爸爸妈妈还有哥哥也不能说吗?他们很好很好的。”为了强调,他用力点头满眼期待,却在看到它摇头时垮下嘴角,“好吧,无异不说就是了。”
  
  小熊松了口气:“嗯,这是我和你两个人的秘密。”“秘密?好啊!那我们来拉钩,我一定不说!”乐无异向它伸出小指等它拉钩。它有听过这个动作,据说拉过钩的双方一定不会食言,不过——它看向自己的手,有点傻眼——它只有小小的肉垫,没有手指怎么拉钩?!乐无异眨眨眼,干脆一把攥住它的手晃动两下:“这样也可以,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好啦~”“这样就可以了?”它有点疑惑,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啊。“嗯嗯,可以啦。”“好吧。”
  
  乐无异收回手,想了想问道:“小熊你是迷路了,所以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吗?”它眼神一暗,绿宝石也暗淡些许:“嗯,所以只能等我的家人来找我。”“没关系,在他们来以前,我就是你的家人,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乐无异拍着胸脯认真保证。它仔细看他一眼,缓缓笑起来:“谢谢你,无异。”“别客气,我们是朋友。”“朋友?”“我们不是朋友吗?!”他圆溜溜的眼睛里都是震惊,呆毛也通了电似的竖得笔直,一副只要它说不他就会立刻哭出来的模样。“嗯,是朋友。”小熊用手拍拍他的头,顺便悄悄捏了一下那绺呆毛。
  
  他们当然是朋友,彼此独一无二的朋友。
  


—待续—
  

评论
热度(34)
  1. Ebony Reus疏雨 转载了此文字
    点赞

© Ebony Reus | Powered by LOFTER